内蒙古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 疑似病例5例
来源:内蒙古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 疑似病例5例发稿时间:2020-03-29 06:32:38


“我已经开始发烧了......”

“我下飞机时候都已经是晚上7点了”,她说,下机之后大家就开始走排队填表、被工作人员询问、做核酸检测、拍照等流程,然后分批坐大巴去隔离酒店,她一直折腾到晚上12点才进了酒店房间。

“我该怎么说?你们的参与和支持简直是完美,使我在隔离期间尽可能地舒适,我看不到需要改进的地方。”3月12日下午,解除居家观察的一名德国公司外籍员工家属,通过微信向郝智慧表达了谢意。家住香溪月园的达尼娅是一家国际学校的董事,结束居家观察后,她主动表态:“学校还没开学,我会好几国语言,有需要我做翻译的随时告诉我。”

“今天早上,我把空调开了,我实在是太冷了。我打电话过去问工作人员能不能开空调,他说可以开空调,然后我就开了,我一直开着。我从昨天晚上就开始要的被子,他们今天中午给我送过来了。”

无独有偶,3月24日,山西太原的归国留学生小刘称被安排隔离的酒店卫生条件差,无人处理。酒店方面解释道,他们不能进隔离人员的房间。当地卫健委则称已了解情况,请学生艰苦一下,正找其他酒店。

郝同学提供的酒店温馨提示显示,这里的集中观察房间收费标准是240元/天,每天早中晚餐合计50元、85元两档可选,订餐周期14天。

入住第一天晚上的床单问题,到底没有解决。郝同学说,酒店里的医护人员让她打酒店人员的电话,酒店人员说他们进不去,实在没办法帮她解决这个问题。“那个晚上我只能将就,我就自己垫着衣服睡的觉。”

该工作人员接着以有电话进入,不能长时间占线为由告诉观察者网,“您看看不行的话联系政府机关,看看能不能找到我们这边的联系人。我们现在是被政府征用的酒店,所以很多东西您还是连线政府那边,看看有没有一些您想要的资料。”

根据郝同学提供的机票信息,她乘坐的是中国国际航空CA938次航班,当地时间25日20:37从伦敦起飞,北京时间26日14:03到达天津滨海机场。

针对郝同学反应的情况,观察者28日致电奥蓝际德商务酒店,酒店前台工作人员称,“您想了解什么信息的话,您可以通过政府口径。酒店的具体信息我们也不清楚,您想了解酒店的各方面信息的话,您联系我们的领导。”